• <menuitem id="y29jf"></menuitem><samp id="y29jf"></samp>
    1. <progress id="y29jf"></progress>
      1. <menuitem id="y29jf"><ins id="y29jf"></ins></menuitem>

      2. <progress id="y29jf"></progress>

        0519-85802258
        直播行業洗牌加速,“死亡名單”不斷拉長
        發布時間:[2017-07-29

        2016年較熱的話題是誰還沒進入直播行業。而在2017年,討論的焦點則是誰還能留在直播行業。

        2016年被稱為直播元年,在移動互聯網帶來了低門檻福利的同時,一大批直播企業誕生,加之資本的熱捧,迅速催熟了直播市場。在這種趨勢下,直播開始向人們生活中滲透,一時間“你丑你先睡,我美我直播”成為很多人的日常寫照。

        然而,短短一年時間,直播就經歷了成長、爆發、衰落、洗牌的全過程,盛景不復。自2016年第四季度開始,直播行業就失去了往日的光彩,資本不再對直播無條件追捧,而是收緊了錢袋。而更多的用戶,也逐漸從追捧轉向了平常心。

        雖然直播行業沒有出現哀鴻遍野的凄慘景象,但也有數十家,甚至上百家直播企業因為各種各樣的原因關停,就像光圈直播倒閉、映客賣身,都只是直播洗牌過程中的一個縮影。我們回顧一下在過去一年里,直播市場究竟有多少玩家火爆登場又黯然離開。

        從百花齊放到偃旗息鼓,也許只是咫尺距離

        自2014年開始,直播行業迎來拐點,PC端的秀場直播漸漸褪色,移動直播轉而變得更時髦。之所以發生這樣的改變,是因為移動互聯網和智能手機的普及,賦予了移動直播天時和地利兩個必要條件。

        不過,移動直播沒有立刻對傳統秀場取而代之。經過一年多的發展,移動直播在2016年迎來爆發。由此,也引發了直播行業的一股創業熱潮。

        直播行業洗牌加速,“死亡名單”不斷拉長        

        這其中不乏BAT等巨頭的身影:百度獨立運營百度視頻,引入名人發展直播,還將直播與旗下業務,如地圖、視頻等相結合;阿里圍繞核心業務電商推出淘寶直播和天貓直播,旗下來瘋直播則涉足泛娛樂直播;騰訊除自家NOW直播、企鵝直播和騰訊視頻的直播功能以外,還投資了斗魚、龍珠等直播平臺,覆蓋了游戲、體育、明星、泛娛樂等多個維度。

        此外,360孵化了花椒直播;一下科技的一直播與微博相互捆綁;自帶話題的王思聰做了以電競為主的熊貓直播;YY旗下有YY Live和虎牙兩個平臺。就連以內容分發起家的今日頭條也希望在直播行業分一杯羹,上線了火山直播(現已嵌入火山小視頻)。

        巨頭的入場讓直播行業持續沸騰,根據《中國網絡直播行業景氣指數報告》顯示,從2015年第四季度至2016年第三季度,直播領域的投資金額增長將近400%,同期的互聯網行業只有25%的增速。這樣的增速足以證明,2016年第四季度以前的直播行業備受資本青睞。

        直播行業洗牌加速,“死亡名單”不斷拉長        

        由于資本追捧、巨頭入局,以及行業門檻逐漸降低,越來越多的創業者涌入直播行業,由此引發了直播行業的“千播大戰”。玩家不斷增多,直播所覆蓋的領域也越來越多,游戲、泛娛樂、體育、教育、財經等細分領域都有所涉及。

        在這種情況下,直播的用戶規模也快速增長。根據中國互聯網絡信息中心數據,2016年網絡直播用戶規模達到3.44億,占網民總體的47.1%。而用戶流量背后,自然是相對應的市場規模。根據艾瑞咨詢數據顯示,2016年僅泛娛樂直播的市場規模就達到了208.3億元,同比增長180%。

        有用戶就有流量,有流量就有利潤。這樣的直播市場,自然而然就成為了2016年的風口。

        然而,金錢驅動下的直播行業,很難回避野蠻生長帶來的陣痛。資本加碼讓眾多中小直播平臺倉促上線,而門檻較低的泛娛樂直播領域就迎來了爆發式增長,行業問題也隨之暴露。比如很多直播平臺的主播都存在衣著暴露、低俗獵奇的情況,甚至還出現了直播“造娃娃”、“飆車”這種讓人瞠目結舌的內容。

        也正是直播平臺的這種表現,充分印證了什么叫“no zuo no die”。

        2016年1月因為發生了直播“造娃娃”的惡性事件,斗魚被相關部門約談,并要求整改。2016年4月,有關部門開展專項整治工作,約談了斗魚、YY等平臺。

        2016年7月,斗魚、虎牙、熊貓、龍珠等多個平臺又被約談。而直播平臺因為內容或主播問題被約談的情況,直至今日仍在不斷發生。

        此外,直播平臺巨額投入卻難見盈利的尷尬局面,隨著行業競爭的加劇而日益凸顯。微博 CEO 王高飛曾對外透露:“直播的流水差不多要做到一個月 2 億或者 3 億以上才會有利潤?!倍馨蚜魉龅缴蟽|的直播平臺,也是屈指可數。

        因為盈利難,以及行業監管嚴格等因素的影響,直播行業的熱度逐漸降低,較直接的表現就是投融資次數的減少。據艾瑞咨詢統計,2016年直播領域共發生投融資41次(近八成平臺處于A輪前,包括A輪),而到了第四季度,融資次數就僅發生4次。

        倒在血泊中的追風者,白骨已堆積如山

        “直播起于秀場、聞名于明星、成于社交、正名于內容、賺錢于打賞及廣告、疏于監管、變現于上市、衰于互相拆臺詆毀、觸礁于色情、亡于下一代技術興起?!眽粝胫辈EO、原花椒直播CEO吳云松的這句話,很好的概括了直播行業的發展歷程。

        也就是說,色情內容和變現方式,以及新技術的興起,都會對直播造成嚴重的沖擊。而自2017年初開始,短視頻迎來第二春,增長勢頭蓋過了直播,資本關注度、用戶熱度正在趕超直播。直播行業的洗牌期已至,大批不具備競爭實力的跟風者被淘汰出局。

        據懂懂筆記不完全統計,直播行業關停的平臺可能超過100家,其中包括自身經營不善倒閉的和不符合規定被強制關閉的,僅今年上半年各部門就依法關停了72家平臺。而這只是已經死亡的眾多平臺中的一小部分,名單還在不斷拉長。部分名單如下:

        直播行業洗牌加速,“死亡名單”不斷拉長        

        其實,即便沒有短視頻的興起,直播行業也已經問題重重。而導致直播行業遭遇如此境況的原因,總體來看主要有三個因素:

        第一,同質化嚴重,泛娛樂直播較為明顯。

        由于泛娛樂直播是直播行業準入門檻較低的一類,不需要任何專業技術和人員,就可以開展直播。因此,在直播行業鼎盛的時期,泛娛樂直播的參與平臺較多,一個平臺上的主播能夠給用戶提供的內容與其他平臺主播無異,這就導致用戶沒有留在某一平臺的必要條件,除非有強大粉絲號召力的網紅主播。而泛娛樂直播因同質化內容而無法殺出重圍的平臺中,YY旗下的ME直播算得上一個典型的例子。

        第二,盈利困難,缺乏資金實力。

        在2016年直播行業火熱的時候,有一定用戶量的平臺幾乎都會拿到融資,因為投資人看重的是流量背后的變現。但是,直播如火如荼的另一面,卻是平臺變現難的尷尬。而這種情況,正是投資人不愿意看到的,他們也不會繼續扔錢。

        在這個階段,沒有背景單打獨斗的平臺,就會在競爭中被淘汰。比如因為資金問題而倒閉的光圈直播,創始人張軼也只是回應了一句“創業維艱,一言難盡”。

        第三,日益趨嚴的政策,對行業產生約束。

        直播行業的野蠻生長,內容的粗俗鄙陋,頻繁抵觸政策紅線,這使得相關部門對直播的監管越來越嚴格。比如2016年9月,新聞出版廣電總局下發《關于加強網絡視聽節目直播服務管理有關問題的通知》,規定直播平臺必須“持證上崗”; 11月4日,網信辦發布《互聯網直播服務管理規定》,實行主播實名制登記和黑名單制度;12月12日,文化部印發《網絡表演經營活動管理辦法》,對網絡表演單位、表演者和表演內容進行進一步詳細規定等等。

        這些規定的陸續出臺,無疑會對直播行業產生限制,尤其是那些打色情、獵奇擦邊球的平臺。而且,持證上崗的要求,就會把一大批不具備資質的平臺砍掉。

        因為自身發展缺陷和外部客觀原因,使得直播行業的熱度僅維持了一年,戰場上就已經白骨累累。而細數如今留下來的,幾乎都是有背景、有實力的平臺。只不過,即便是在洗牌中存活下來的平臺,也要盡快找到獨特的內容優勢和清晰的盈利模式,只有保障用戶流量和變現能力,才是活下去的必要因素。(原作者 懂懂筆記 鈦媒體編輯 原文鏈接:http://www.tmtpost.com/2706650.html )

        1. 上一篇:經濟又有創意的婚禮如何策劃?
        2. 下一篇:常州網絡直播淺談直播行業上半年景氣度上行,千億直播迎破局
        1. 關閉
        久久久久精品中文字幕一区
      3. <menuitem id="y29jf"></menuitem><samp id="y29jf"></samp>
        1. <progress id="y29jf"></progress>
          1. <menuitem id="y29jf"><ins id="y29jf"></ins></menuitem>

          2. <progress id="y29jf"></progress>